飯局小姐-兼職/日領/夜晚工作/酒店公關

關於部落格
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飯局小姐-兼職/日領/夜晚工作/酒店公關讓妳瞭解-小巴(Mr.8)在酒店的一切。※0918-506-505※即時通:a82522451※Skype:a0918883838@hotmail.com※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
  • 1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獨立辦公室裏,鍾愛接到詹路卡的指令, 總部要最新的財務報表及資金投入使用情況分析報告。 放下電話,她略微有些無奈,總部新

一旦你吸收了那些有毒的思想,它會腐蝕你的心靈和人生的。視訊

獨立辦公室裏,鍾愛接到詹路卡的指令,
總部要最新的財務報表及資金投入使用情況分析報告。
放下電話,她略微有些無奈,總部新換的財務主管有些神經質。
以往的項目,他們都是每月一報,而現在,
這位大人只要心血來潮就隨時要她們提供,他張嘴閉嘴一句話,
她卻要為此而忙碌最少半天。

任命的站起,她去找融資方的項目財務主管徐智。

徐智的辦公室裏,空無一人,問永曄集團其他工作人員,
得知總部有工作,他下午臨時回去。

抓緊時間電話聯繫徐智,他表示上午剛剛整理過最新的報表,
並且輸出了兩份,只是並未請總裁過目,若鍾愛急需,
麻煩她拿去請總裁審閱同意後便可供她使用。

放下電話,鍾愛看向他辦公桌,果然,
有份顯示列印時間是當天上午十點五十的財務報表,
取過,她去找令狐夜。

令狐夜為了方便這個項目的溝通順暢與如期推進,
特意將每天下午的辦公場所固定在夜貝,
此舉雖給總部的工作造成了麻煩,卻極大的方便了項目組的工作。

鍾愛來到設在六樓的總裁室,這是她第一次進他的辦公室,
門大開,房內卻空無一人。

想他應該沒有走遠,鍾愛坐向沙發,準備等他回來。環顧四週,
她看見擺放在外的一把大提琴。記起音樂會那晚的偶遇,
再看他辦公室裏的大提琴,她有些意外,原來,他真是此道中人。

片刻的猶豫後,鍾愛站起,走了過去。

雖未有琴箱,琴身卻一塵不染,難得他也是個愛琴之人,
輕撫片刻,她拿起琴弓,輕拉幾番。

一試之下,她感到好笑,原來他只是個花架子,
琴已不知多久沒人碰過,音準失得厲害。

將琴放至原處,鍾愛轉過身,
卻看到令狐夜不知什麼時候站在門口正看著她,
只是那看過來的目光竟有些迷惘。

鍾愛淺淺一笑致以抱歉,快步走向茶几,
拿起上面的報表,向他説明此行的來意。

令狐夜看她擺弄大提琴的動作無比嫺熟,
她側低頭微閉目的畫面,竟讓他有種重回年少時光的錯覺。
只是她拉了幾下便又放下,雖不成音,卻令他有些許的不捨。
可一切,不過是他懵懂青蔥歲月的純真美夢,眼前,物非,
人更非,他收回目光,也收斂心性。

令狐夜坐在辦公桌前時,已聽明鍾愛的來意,
看著她遞過來的報表,他沒有一絲的猶豫,
抄起電話給徐智打了過去,確定原委,
並要他報上總數後,將電話掛斷。

説令狐有戒心也好,説他懷疑她也罷,
他就是不能將信任放在一個既合作又對立的人身上,
任何人處在這個位置他都會如此對待,
況且她還曾説過那樣一句話,
“你會為你今天所説的話受到懲罰,還有,千萬不要讓我抓到你的把柄……”

他,不得不防。

仔細地核對賬目,身為總裁,他管得有些過細,但沒辦法,
這個項目太過巨大,近五十個億的投資額,
令他不允許資金出現任何的紕漏。他承認他尋歡縱樂,
但他也是事業第一,他的責任,他的天性,他的習慣,早已如此。

鍾愛站在令狐夜的桌前,候他細看報表。
他毫不顧忌地當著她的面打電話核實她,她並不以為意,
本就是既合作又對立的雙方,提防她,應當。
若他真的大筆一揮,隨意簽上,她反而會輕視他。

他看財務報表,她不動聲色。以她的經驗,
所有的老總對財務報表的研究不會超過五分鐘,
要麼揚手甩開,要麼聽財務人員的彙報,
沒有人願意耐著性子揣摩這裡的枯燥無味與繁瑣複雜——
反正有專業的財務人員編制與審核,控制與分析,
何苦自己投入太多的精力耗費在這上面。

但她發現,這次,她錯了。

眼前的令狐夜是個例外,
他並沒有簡單的瀏覽或向她諮詢便簽字交回,
而是深入細緻研究了很久,久到她對他的印象都慢慢發生了改變。
都説男人認真工作的時候最迷人,她發現,
他真的是位負責務實的老總,他邪侫的一面她已領教,
他認真投入的一面她剛剛看到。

這個男人,真是個怪胎,
兩種截然不同的個性在他身上就這樣矛盾而現實的存在著,
令她對他,有些改變,也有些奇怪。

不知多久過後,令狐夜終於審閱完畢,簽完字,
重新交回到鍾愛的手上。接過,她異常恭敬地説了聲“謝謝。”

令狐夜感到詫異:謝謝?謝他什麼?這是永曄集團的工作,
是他們必須為自己負的責,怎麼她還要謝他?

鍾愛真的很感謝令狐夜對提供數據嚴謹負責的態度。也許,
他認為這是他們的份內工作,須知,這也是她的工作,
每份精準的報表,每組無誤的數據,都是她工作的基礎,
如果有誤,如果虛假,那不僅是他的損失,更是她的失職。

故此,她謝他。

雖然項目剛剛進行不足一個月,但她相信,以他現在的態度,
雙方會有個良好的合作。她希望,
永曄集團的資金使用是真實有效的,她不希望,
她看到的是虛假的一面……
她希望,永曄集團的資金使用是真實有效的,
她不希望,她看到的是虛假的一面……

---------------------------------------

日子過得飛快,轉眼還有兩天就過年,明天就要正式放假,
所有家不在本地的同事都將踏上歸途,
連安其羅也因為十天的假期而訂好了飛回義大利的機票。

下午,永曄集團召集項目組全部成員,宴請大家。
説是全部成員,方才十一二人,加上令狐夜總裁的親臨,不過一桌。

席間,喝至高潮,永曄的工作人員輪番向令狐夜敬酒,
而他也來者不拒。遵照禮節,
摩利投資的五人也組團向他敬酒以表感謝,
看著齊刷刷將自己圍住的五人,令狐嘴角帶笑,一飲而盡。

待又一番觥籌交錯之後,令狐夜開始回敬眾人,
他對向安其羅與鍾愛:“你們的默契程度難得一見,
真不愧是工作和生活上的最佳搭檔,喝了這杯酒,
希望我們之間的合作也像你們的關係一樣密切、融洽……”

安其羅高興的表示認同,愉快的喝下,鍾愛看看他,
未説什麼,只是不聲不響的喝了下去。

輪到鍾情,他又別有深意地説道:“每個人的路都要自己選擇,
很多時候,走到盡頭才發現這個方向並不適合自己,
有些機會一旦錯過,一生都是個遺憾……可無論是對是錯,
既然選擇了,就必須要承擔,這酒,
敬你新年新氣象,交上好運吧。”

鍾情面帶微笑將酒喝下,心裏卻不是滋味。
她已知道令狐夜與穆宇軒關係匪淺,
也知道他暗指放棄穆宇軒是自己的損失,
但既然是自己的選擇,縱然心裏再苦,她也接受。

反到是鍾愛在看他敬酒的最初之時幾欲插話,
只是聽他的口氣雖是遺憾,卻並未譴責,且後來他話鋒一轉,
也無惡意,當下冷眼旁觀閉口不語。

她發覺令狐夜的酒量令人琢磨不透,經過眾人的輪番轟炸,
加上現在他的主動進攻,他的表情動作已明顯醉態,
可説出的話,為什麼還總是暗有所指……

晚宴後,令狐總裁提議新年狂歡全體K歌,
眾人一致響應,一行人又轉戰“醉愛”。

走在曾經來過的地方,鍾情又想那晚發生的一幕,
直到坐在VIP包廂裏的沙發上,她才略感放鬆,漸漸遺忘。

套間內,大家大方唱我登場,好不熱鬧,
也許是新年的氣氛感染了大家,
也許是總裁的身先士卒帶動了大家,酒越喝越興奮,
氣氛越來越高漲,到了最後,好像沒有人完全清醒。

兩首歌的間隙,鍾愛彷彿聽到自己的手機響,
拿出,果然已有七八個未接電話,全部是爸爸。

這幾天她就在想以什麼藉口和爸爸説不回家過年,
從回國到現在她只回去兩次,
第一次是回國的當晚在家住了一夜,
第二次是住進公寓後回去取琴,連一個小時都沒用上。

她承認爸爸對她很好,她也知道爸爸希望她回去住,
但她真的無法坦然面對���爸,更無法面對那個她,
每次看見那一家三口,她就覺得自己多餘,
她就覺得那個家跟自己沒什麼關係,她就……想起媽媽。

也許一個人獨自在外太久,她對家的感覺已經淡漠,
相比較,她更喜歡和情情、和安其羅在一起。

站起身,她準備出去給爸爸打回去,剛一動,
鍾情就睜眼看她,眼神幾許迷離,鍾愛笑笑,
示意手中的電話。看清後,鍾情又向後側著身靠在沙發上,
眼睛微閉。小的時候鍾愛沒發現妹妹嗜睡,
同住後才領教妹妹的睡覺天賦,令她很是無可奈何。

腳步略微踉蹌,鍾愛走向外間,
這裡的燈光比套間內還要昏暗,朦朦朧朧中,
她走到沙發前站定,將電話撥了回去。

電話裏,爸爸問她在哪,怎麼好像有音樂聲,
她解釋春節狂歡,與同事們一起K歌,聊了幾句,
爸爸又問她怎麼不回家,她笑笑,解釋工作太忙,
實在抽不出時間,心裏卻明白這藉口有多麼的蒼白。
接著,爸爸又問:“你們哪天放假?今年早點回來。”

每年快到過年的時候,爸爸都會讓她回家,可是每次,
她都以各種各樣的藉口拒絕。猶豫一下,
她還是硬起心腸,“我過年,想陪情情……”

果然,電話那頭沉默了,片刻,傳來對方小心翼翼的聲音:
“情情聽你的,你勸勸她,讓她回來一起過年好嗎?”

被爸爸的情緒感染到,她的聲音也掙扎為難:
“爸,你也知道情情的性格,説不説都一個樣……”

似是料到了會是什麼樣的結果,電話裏,
鍾翔雲悠長地嘆了一聲,短暫的沉默後,似是不甘,
他再度開口,甚至夾有懇求,“愛愛,你試試看看……”

終是無法再狠下心來拒絕,
鍾愛違心地答應了爸爸:“我試試,但你不要抱太大希望……”
其實她心裏明白,情情無論如何也不會回去。

可爸爸欣喜若狂的聲音已經傳了出來:“行,行,行……”

簡單幾句話過後,掛斷電話。靜靜的站在原地不動,
良久,她長嘆一聲。

“怎麼了?”身後,突然傳來一聲低沉的男音,
嚇了她一跳。猛回身,令狐夜站立在她身後,也不知多久。

令狐夜看著屋內放歌的眾人,很是遐意,生活嘛,
就應該這樣,工作的時候全心投入,縱情的時候徹底放鬆,
一味的只幹不玩是傻子,單純的享受玩樂是米蟲,
二者都被他所唾棄,他要做個工作享樂完美結合者。

今晚的酒真是沒少喝,不過他沒醉,他的酒量很好,
即使有時候露有醉態也是他故意所為,比如今晚。
看看眾人,他起身出屋,洗手間在外間,他去釋放記憶體。

洗手間內,令狐夜對著鏡子略微整理,推門而出,
卻借著洗手間淡淡的燈光,
看到一人背對自己站在沙發前打著電話。雖只一眼,
他已看清,是鍾愛。

不知為什麼,他並沒有回到套房內,
而是慢慢地向她靠近,內間還有時高時低的歌聲傳出,
厚厚的地毯掩蓋了他的腳步,直到他已站在她身後,
她仍渾然不覺,自顧打著電話。聽內容,應該是和她父親,
但他感覺到這個電話,有著淡淡地哀傷。

終於看她拿著電話的手放下,身體卻站立不動,半響,
方聽她長嘆一聲。他不由問道:“怎麼了?”

她卻似一驚,身體一抖,回過頭,
他只感覺到她臉上的鏡片反著淡淡地光芒,
其餘什麼也看不清。

鍾愛只顧接打電話,沒發覺令狐夜什麼時候站在自己身後,
對於他突兀的出現,她略感不快,但修養讓她很快開口:
“沒什麼。”説完,越過他,低著頭快步走回套房。


----------------------------------------------------

農曆大年三十,因為今年有鍾愛在,
鍾情沒有和嫣然一起回她家過年。
雖然人口略顯單薄,但能和姐姐一起過年,她更高興。

任由妹妹睡到自然醒,鍾愛在公寓裏準備簡單的午餐。

爸爸懇求的事情她還沒有和妹妹説,因為不知要如何開口,
連她自己都不願回去,又怎麼會不理解妹妹的心思?
隨意整理手中的東西,她斟酌著應該怎麼説。

鍾情醒來已是快十一點,洗漱完畢,她來到廚房要幫姐姐忙。

鍾愛抬眼看著妹妹,猶豫了半響,還是開口:
“情情……爸爸想讓咱們一起回去過年。”

果然,情情立刻翻臉,“我沒爸。”

“情情,別這樣……”

“我媽去世的時候我就再沒有爸了。”

鍾愛無語,她早就知道是這個結果。情情心理的陰影,
又有誰能化解得開?

轉移話題,她不再重復這個內容,鍾情也自動跳過,
氣氛,卻有了略微的凝重。

公寓不通煤氣,只有電磁爐與微波爐,
兩姐妹平常也基本靠酒店的工作餐,只是這幾天放假,
也就在家解決沒去酒店。還好人少,鍾愛準備四個菜也足夠了。

午飯剛剛吃過,鍾愛接到詹路卡的電話,
總部又要這個項目的財務報表及資金投入使用情況分析,
她提醒詹路卡,半個月前不是剛剛提供過嗎?
詹路卡告訴她,這是總部的指令,他們只能無條件的服從。

放下電話,她很鬱悶,
總部的財務主管莫非以為分析報告是她拍拍腦門就能蹦出來的?
況且現在是假期,徐智昨天就走了,基礎數據她要誰來提供?

鍾情看姐姐接電話的表情就知道有些問題,
看她掛斷電話後有些發怔忙問發生什麼事。得知一切後,
她建議:“你先與徐主管聯繫一下,看看有沒有最新的數據。”

鍾愛也正打算這麼做,眼下沒有別的辦法。

與徐智聯繫,果然他説他的財務報表沒有隨時更新,
僅在臺賬上標明,而且他現在已抵達老家,
就算馬不停蹄的趕回來也得明天下午才能抵達本市。
並且他還説,這個項目組的同事此刻全不在本地,
要麼度假,要麼回家,一時半會,沒有人能幫得上她。

鍾愛立刻頭疼,這可怎麼辦,總部什麼時候要不好,
偏偏趕在中國的傳統春節假期。

聽她沒有聲音,徐智又遲疑著建議到:
“放假前老總曾説過有什麼事與他聯繫,要不然你找他試試,
這個項目,總裁一直親自過問,財務上的事他應該也清楚。”

聽後,鍾愛的心裏燃起一絲希望,眼前也只能與令狐夜聯繫,
看他有什麼辦法。

撥通令狐夜的電話,響了很久,就在她以為快要掉線的時候,
傳來了他懶洋洋地聲音:“哪位?”

“您好,總裁,我是摩利投資鍾愛。”

“嗯?”對方的聲音好像很意外。

“有件事情需要您的幫助……”將情況與他説明,
他沒有絲毫的遲疑,聲音立刻恢復常態:“辦公室等我。”

曙光出現,她立刻穿衣準備去酒店。
鍾情見狀忙要與姐姐同去,鍾愛阻止她:
“我一個人去就可以,好不容易放假,你在家休息。
我直接審核。”想想,又對妹妹説:“晚上吃飯不用等我,
不一定什麼時候回來呢。年夜餃子能趕上就不錯了。”

鍾情想想,她先在家把餃子包好,
免得兩個人回家還得現做,
當下不再堅持任由姐姐獨自一人去了酒店。

鍾愛走後,鍾情一個人在家無所事事,一個多月來,
她表面看起來淡泊一切,無欲無求,實際只有她自己知道,
那種悲傷已經侵到骨子裏,儘管很淡,淡到似有若無,
卻無時無刻不感染著她的神經,不被她的情緒所摒棄,
尤其是她獨自一人的時候,那種感覺便會更加的強烈……

察覺到自己的心態,鍾情打開電視以分散自己的注意,
電視裏各個頻道都是一片歡歌笑語,鍾情看著,卻沒什麼共鳴,
好像過年是他們的事,與她沒什麼關係。對她而言,
過年不過是放假而已。

手機響,是孫洪雷,暫態,她的心潮泛起湧動:“學長……”

“小學妹,過年好,”電話裏,孫洪雷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

“過年好,過年好……”她忙不迭地熱情回應。

“很久沒有你的消息了,你還好嗎?”

感慨他還掛念自己,鍾情有些慚愧,自從離開萬達,
她就再未與他聯繫過。

“……你的假要休到什麼時候,是家裏有事還是怎麼了,
這麼久都沒回來……”

“啊?”鍾情有些意外,穆宇軒沒説她離職的事?
她剛想告訴他自己已在其他公司就職,
開口的瞬間突然止住了話語,她不清楚穆宇軒有何意圖,
但還是決定先不揭穿他的謊言,當下模棱兩可地回道:
“我姐姐這有點事,我暫時先在她這兒……”

聽後,孫洪雷關切地表示:“如果有什麼能幫得上忙的儘管開口,
千萬不要客氣。”

被曾經的同事如此關心惦記,鍾情有些感動,兩人又聊了一會兒,
直到那頭傳來孩子的哭聲,兩人才不得不草草收線。

算算,離開萬達已兩個半月有餘,她有些奇怪,
他為何不公開自己辭職的消息,電話裏,她未敢問,
也不知他還好嗎?

不碰及還好,一觸動,思念,便如潮水般湧來,她早已知道,
思念狂潮一旦漲起,便無休無止,連綿不絕,
不知要何時方能退去……心中的痛楚,已不似當初那般尖稅,
而慢慢演變成另一種鈍磨,一種在無人時,
一種在每每想起時便會漫延至全身的無力,一種深深地失落……

電視依然自顧自地喜氣洋洋,卻半分也入不了她的心。
實在看不下去,她走向窗臺,向下眺望,12層樓的高度,
使路人看起來不過鈕扣大小,汽車也像個微型玩具般,
看著看著,她突然想下樓走走。和嫣然同住時,
兩人還不時飯後下樓散步,而鍾愛卻不喜運動,
連自己要與她步行上下樓梯,她都不太情願。

穿上衣服,鍾情朝門外走去。

已是下午,大街上行人稀少,車輛也難得的零星駛過,
此時的冷清與往日的繁華相比,
反而與這喜慶的春節氣氛不太應景,
唯有沿街高懸的大紅燈籠與四處張揚的新年促銷,
向路人宣告著新年的到來。

氣溫很低,她卻不願回去,常年在空調房裏生活,
偶爾的凍凍,也不失為種享受。稀少的路每人平均行色匆匆,
唯有她,閒庭信步,漫無目的,不知走了多久,
久到她已經辨不清身處哪,卻依舊不願回頭。

餘光無意中發覺身後緩緩跟著輛車,回頭看向時,
曾經熟悉的金色邁巴.赫就那樣淬不及防地躍入她的視線,
心跳,在最初的停頓過後,開始瘋狂不止……


【感情】擒不禁的愛(1)
【驚悚】我身邊的恐怖經歷(1)
(1)媽媽~請您原諒別人的女兒 !!
(2)戒掉吧!教你熬過戒菸首5天!
(3)方太太的秘密 是誰說了出去 !
(4)一瓶價值150美金的深海龜油,導遊小姐竟有辦法讓所有人買單 !
感謝您的支持~更多精彩好文就在~好心好文專欄!!
歡迎訂閱收看 好文章不漏接
(點擊圖面 開始訂閱)
他的第一個問題就是“掙不掙錢”,你說“掙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